手機版 | wap版 | 網站主頁 | HOME | 3G網頁
<button id="zswxj"><acronym id="zswxj"></acronym></button>

<dd id="zswxj"></dd>
<button id="zswxj"></button>
      1. <progress id="zswxj"></progress>
        <tbody id="zswxj"><track id="zswxj"></track></tbody>
        <em id="zswxj"><tr id="zswxj"></tr></em>
        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資訊 > 職場快訊 >

        部分網紅餐飲企業上調價格,消費者稱將更注意「適度消費」

        2020/4/8出處:三湘都市報責任編輯:wjc

        三湘都市報記者 黃亞蘋

        「點菜時沒感覺,一結賬才發現貴了好多啊,人均消費從150元漲到180元。」4月3日,大四學生小周在海底撈長沙世紀金源店用餐后發現,品牌上調了大部分菜品價格。

        漲價的並非只有海底撈。記者走訪發現,受原材料價格上漲,人力、房租等固定開支增加,餐廳接待能力受限等因素影響,喜茶、西貝莜面村、瑞幸咖啡等網紅餐飲品牌的部份商品價格均出現小幅上漲。


        (4月3日晚,小周正在海底撈用餐。 受訪者供圖)

        動態:海底撈9成菜品調價

        「點了12個菜,合計消費372元。每次來海底撈吃飯,點的菜都差不多,但以前人均消費在150元上下。」小周是海底撈金海會員,每年要進店用餐十幾次。她介紹,這不是海底撈的第一次漲價,在2019年,海底撈就曾上調了自選小料、撈派撈麵、土豆等單品價格。

        隨後,小周將此次消費結算單與歷史消費記錄對比,發現除蔥味飛餅外,其餘11種菜品的售價的漲幅在1-4元不等,「半份火鍋牛排從24元漲到28元,半份蝦滑從31元漲到34元。以前都是小部分菜品漲價,普遍漲價的情況還是頭一次見。」

        4月7日,記者比對了多位受訪者提供的歷史消費記錄發現,在統計的20份菜品中,僅乳酪魚柳、撈派肥牛2樣商品價格不變,其餘18份菜品中,生菜、山藥、土豆、藕片每份漲價2元;火焰山炒飯從8元漲至10元;火鍋牛排漲幅最高,每份漲價8元。

        此外,三湘都市報記者還發現,不同海底撈門店同類菜品價格也有差異。如,華創店蔥味飛餅售價為18元,環宇城店售價為20元;環宇城店五常米飯售價5元,世紀金源店售價6元。

        對於菜品漲價,海底撈公開回應稱,公司整體菜品價格調整控制在6%,各城市實行差異化定價,由門店按照地理位置、當地消費水平等因素對不同菜品綜合定價。不過,在長沙門店,消費者如果外賣自提,則可享受整單7.9折優惠。

        海底撈漲價也引髮網友討論。4月6日晚,「海底撈復工后漲價約6%」話題登上微博熱搜榜,截至記者發稿前,該話題累計閱讀量已達3.1億,累計評論2.5萬條。


        (小周的結賬小票。 受訪者 供圖)

        行業:多家餐飲企業上調餐品價格

        三湘都市報記者走訪發現,漲價的網紅餐企並不只海底撈一家。如,喜茶、瑞幸咖啡、西貝莜面村紛紛上調了部份單品的銷售價格。如,喜茶「波波家族」系列中的爆芋泥波波冰、芋泥波波鮮奶、流心奶黃波波冰、奶茶波波冰4款飲品漲價2元,瑞幸「大師咖啡」系列的12款飲品均漲價1元。

        「價格雖然沒漲,但感覺分量變少了。」4月7日中午,鍾先生約上三五好友去吃烤肉,上菜后發現,常點的豬頸肉分量明顯變少,「一個小號平碟,現在連底部都鋪不滿,85抵100元的代金券也下架了。」

        該營業員透露,此番漲價與疫情無關,是春節前原材料價格上漲所致,「部分原材料的價格翻番,所以品牌在2019年12月底就下架了售價88元的2-3人團購套餐,並且下調了肉類出品克重。」

        針對上述現象,消費者反應如何?4月7日,記者隨機採訪10名消費者,僅3位對漲價表示可以接受,7位消費者表明漲價會影響往後的就餐選擇。「疫情對餐飲行業帶來重創,只能用調價的方式控制成本,以後點餐時得注意適度消費了。」市民廖小姐如是說。

        觀點:多方成本驟升導致漲價

        日前,飲品行業自媒體「咖門」聯合飲品行業發布的《茶飲疫情生存報告》顯示,2020年1月25日至2月9日,茶飲企業超9成門店停業,其中,65.56%門店全部停業,25.38%門店僅剩幾家店營業;在未營業的情況下,相比去年同期,65.86%門店幾乎零收入。

        此外,上述報告還指出,租金和人員成本、外賣第三方平台抽成高、原料採購成本上升以及稅費均給茶飲門店帶來經營壓力。

        「受上游供應鏈影響,原材料成本明顯提升;加之隔桌用餐限制餐廳接待能力,上座率也未完全恢復,餐企堂食運營成本明顯上漲,漲價是解決問題最直接的方式。」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,疫情更像是餐飲行業洗牌「加速器」,抗風險能力強、品牌力高的企業對定價擁有更大的話語權。

        [責編:吳岱霞]

        【版權與免責聲明】
        本文內容整理自網路,有修改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為分享而非盈利目的,並不代表foodjob.cn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、原創性負責,foodjob.cn不承擔此類稿件侵權行為的連帶責任。未經foodjob.cn同意,不得轉載本網站所有文章及其他作品。 如有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絡,請致電0579-83182788

        <button id="zswxj"><acronym id="zswxj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  <dd id="zswxj"></dd>
        <button id="zswxj"></button>
            1. <progress id="zswxj"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<tbody id="zswxj"><track id="zswxj"></track></tbody>
              <em id="zswxj"><tr id="zswxj"></tr></em>